金正恩缺席平壤7日舉行的紀念金正日就任朝鮮勞動黨總書記17周年大會,引發了有關他身體及朝鮮政局的又一輪猜測。這些猜測總體上沒什麼新意。
  外界對朝鮮猜測的混亂,折射了朝鮮國家戰略上的特殊困境。朝鮮要打破已持續很久的外交孤立,客觀說是相當艱巨的任務。朝鮮要實現其同周邊巨大發展差距的軟著陸更不容易。韓美日有不少人認為,只有朝鮮發生顛覆性政治變化,半島局勢才能戲劇性轉折。他們的這種想法不斷催生各種傳言,對朝鮮政治構成了持久的騷擾。
  幫助朝鮮“解套”恐怕是東北亞乃至亞太的一道集體課題,因為朝鮮問題不“爆炸”符合各方的利益。然而遺憾的是,各方力量彼此更像是博弈的關係,並不存在大家合作認真解決朝鮮問題的理想狀態。平壤出於自己的利益也樂於利用周圍國家的分歧,這增加了問題的頭緒。當然平壤到頭來仍是半島亂局的最大受害者。
  外部力量很容易從政治道德的視角評價平壤政權的所作所為,在這裡我們試著從現實主義的視角觀察朝鮮當下的處境,分析平壤的可能選擇。
  首先,朝鮮是必須主動改變的,這是這個國家的現實壓力,因此恐怕也是其年輕領導人業已形成的判斷。朝鮮發展較周邊國家的落後已經超過正常值,它無論如何都會在某種程度上轉化成國家的政治壓力,而且問題拖得越久,這一壓力將越大。
  促進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是朝鮮的必由之路,但全世界的經驗都證明,發展同樣是有風險的,而且有時會導致危機來得更快。因此在推動大規模的變化發生之前,平壤政權需要獲得它能控制變化進程的充分信心。
  對於“對外開放”,平壤大概會有很多擔心。如果能在不開國門的情況下把朝鮮建成現代化社會,那對平壤是再好不過了。然而閉關鎖國已被證明“此路不通”,要發展就得開放,就要進入全球化的激流經受洗禮,這個道理加劇了朝鮮選擇的艱難。
  朝鮮前領導人原本想通過擁核增加本國的綜合抗風險力,20年過去,亞太格局深刻變化,而朝鮮卻在原路上越走越遠。核問題帶來的孤立與國家發展的落後相互拖累,問題盤根錯節。
  需要有極高的政治勇氣和智慧,平壤才能針對當前的困局採取大刀闊斧的行動。如果朝鮮從外部看上去顯得猶豫、多變,這在政治邏輯上並不應視為不正常。
  然而朝鮮雖然會磕磕絆絆,但最終走向對外開放的可能性依然不低。越南、古巴都不是大國,有著各自的政治風險,但它們也都選擇了逐步變化,而且迄今收穫的正面效果是主流。
  由此看來,朝鮮的未來是不確定的,各種願望會不時主導朝鮮的內外政策,它的對外防範心態仍將很重,會有很多外界難以理解的“怪動作”。
  最後,談朝鮮很難不說中國。我們看來,朝鮮越多變,中國就越要有定力。中國不會是專為朝鮮個性化利益“私人訂製”的朋友,但我們在任何時候都不應成為朝鮮的敵人。中國應是朝鮮有原則的、正常化的友好鄰邦。我們支持朝鮮同任何國家改善關係,並對自己因實力和地緣對整個朝鮮半島的影響力抱有非常健康的信心。我們歡迎朝鮮走向富強和繁榮,無論它以什麼方式。▲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抓漏專家

dh12dhjqv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